第一章

-

聞聲,林若煙像找到了主心骨,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綽玉,外麵都在傳離蕭通敵叛國,但你知道他的,他斷不可能做出這種事!”

‘通敵叛國’四個字砸下來,溫言眼前一黑,更多的是怒火。

他們溫家滿門忠烈,如今兄長剛剛入土,屍骨未寒,竟有人如此栽贓汙衊!

溫言壓著情緒,沉聲道:“嫂子放心,我不會讓哥哥蒙受不白之冤。”

說完,她便匆匆轉身,去見聖上。

卻冇想到,剛到殿前就被沈寂澤攔住了去路。

“你是為了溫蕭將軍的流言一事來的?”

不等溫言回答,他又開口:“清者自清,此等小事不得打擾陛下。”

溫言急道:“你既知曉,便該明白這事關我溫家與兄長的清譽,不是小事!”

沈寂澤麵無波瀾:“那也抵不過公主大婚之事重要。回去吧。”

他攔住自己,是怕她耽擱了他的婚事!

溫言感覺自己的心已經涼透了,但自己不能就這麼走!

她收回看著沈寂澤的目光,撩起衣角直直跪在地上:“臣溫言,求見陛下!”

“臣溫言,求見陛下!”

……

溫言一遍遍重複著,隻求殿內的人能聽到她的呼聲。

然而,直到沈寂澤也離開,天色深黑……依舊冇能喊開那道殿門。

這時,大太監彎著腰走上前:“小將軍,陛下早已安寢了,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。”

溫言抬頭,殿內早已燭火熄滅,一片漆黑。

過了片刻,她僵硬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
久跪的膝蓋彷彿被撕裂一般,站起那一刻,溫言差點摔倒。

但她倔強地避開太監的攙扶,硬撐著一步步走向宮外。

宮門口,燈籠的光拉長了白衣男子的影子。

溫言抬眼看去,隻見沈寂澤站在赤紅宮門旁,在微光中冷峻得如同仙人。

而沈寂澤的視線則是落在她膝蓋的血汙上,眉心微蹙。

溫言跟著垂眸去看,才發現不知何時膝蓋被劃破,血凝固在白色的布料上,深紅一團。

聞聲,林若煙像找到了主心骨,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綽玉,外麵都在傳離蕭通敵叛國,但你知道他的,他斷不可能做出這種事!”

‘通敵叛國’四個字砸下來,溫言眼前一黑,更多的是怒火。

他們溫家滿門忠烈,如今兄長剛剛入土,屍骨未寒,竟有人如此栽贓汙衊!

溫言壓著情緒,沉聲道:“嫂子放心,我不會讓哥哥蒙受不白之冤。”

說完,她便匆匆轉身,去見聖上。

卻冇想到,剛到殿前就被沈寂澤攔住了去路。

“你是為了溫蕭將軍的流言一事來的?”

不等溫言回答,他又開口:“清者自清,此等小事不得打擾陛下。”

溫言急道:“你既知曉,便該明白這事關我溫家與兄長的清譽,不是小事!”

沈寂澤麵無波瀾:“那也抵不過公主大婚之事重要。回去吧。”

他攔住自己,是怕她耽擱了他的婚事!

溫言感覺自己的心已經涼透了,但自己不能就這麼走!

她收回看著沈寂澤的目光,撩起衣角直直跪在地上:“臣溫言,求見陛下!”

“臣溫言,求見陛下!”

……

溫言一遍遍重複著,隻求殿內的人能聽到她的呼聲。

然而,直到沈寂澤也離開,天色深黑……依舊冇能喊開那道殿門。

這時,大太監彎著腰走上前:“小將軍,陛下早已安寢了,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。”

溫言抬頭,殿內早已燭火熄滅,一片漆黑。

過了片刻,她僵硬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
久跪的膝蓋彷彿被撕裂一般,站起那一刻,溫言差點摔倒。

但她倔強地避開太監的攙扶,硬撐著一步步走向宮外。

宮門口,燈籠的光拉長了白衣男子的影子。

溫言抬眼看去,隻見沈寂澤站在赤紅宮門旁,在微光中冷峻得如同仙人。

而沈寂澤的視線則是落在她膝蓋的血汙上,眉心微蹙。

溫言跟著垂眸去看,才發現不知何時膝蓋被劃破,血凝固在白色的布料上,深紅一團。-